kiirosea

【剧情】光暗传说—03 时钟之域 下




小奥拉:可上哪去找那么大的纯净能源呢?






泽家三兄弟决定支持修罗的选择。



凯撒成功刷新!



巨大的白色光柱冲天而起——


最后,修罗凯撒两人双双坠入时间海。


小奥拉一行人来到雕刻时光海滩。

耀眼的日光下,沙滩上出现了两个小小的身影,正是伊修和阿凯。

阿凯很开心地一直围着伊修,转来转去转来转去。

看着失忆的凯撒,修罗决定原谅他。

阿凯在旁边笑得很可爱。






时钟之域——end







ps:我只想说——这样的哥哥我也想要啊啊啊!!明明对别人都傲得不行,凯撒作成这样,都、都.......


pss:

(附凯撒*1)

【剧情】光暗传说—03 时钟之域 上


诺亚星系,雅克星

凯撒化身的黑暗能量侵入当地纯净能源的守护者。修罗追来,引出黑暗能量。



凯撒战败,继续逃亡。


诺亚星系,风车谷

夜王的手下误将凯撒当做夜王,献祭于他,并祈求力量。


于是凯撒把他们吃掉了 。

凯撒飞走了。

小奥拉一行人在风车谷底发现了一个藏着线索的画卷,画面指向时钟之域。


诺亚星系,时钟之域

凯撒吸收了明灭之轮的力量,正式复活。

修罗赶来。


( .......)

此时,被泽时封印的永夜族祭司上场,与凯撒神似的中二发言震惊全场。


祭司去找小米了,顺便把明灭之轮送给了很谈得来的凯撒。



修罗与凯撒在时间海上空决斗,小奥拉与泽家三兄弟前往毁灭明灭之轮。

不久,凯撒出现,夺走并吞下明灭之轮的能量,带来了修罗身亡的消息。

凯撒正准备对小奥拉下手,修罗却又出现了。


凯撒战败,消失了·。

但事情,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








(一会把最后一段放上来。



ps:凯撒被束缚好萌啊,好喜欢
(看凯撒什么都可爱










【剧情】光暗传说—02 六芒圣殿 下

小奥拉执意参战。

在出示了信物铃铛之后,修罗接受了小奥拉的帮助。

随后,小奥拉帮助修罗采来神树果实治疗伤势。

不久,凯撒又回来了。两人从六芒前殿一直打到六芒内殿。

修罗状况良好,凯撒已负伤严重。


但凯撒依旧笑得猖狂。

此时,达斯特向六芒神殿发射了能量炮,众人皆是一惊。

然而,能量炮被小奥拉使用高科技解决掉了。


惯例放狠话。

小奥拉:我们乘胜追击!

修罗能量耗尽,褪回了幼年形态。

修罗和小奥拉去向六芒守护者求助。

六芒守护者告诉修罗,有一种方法能让他的能力短时间内大幅提升,但副作用很大——如果遭到重创,可能再也醒不过来。

小奥拉连忙阻止。


凯撒再次来临。







凯撒拒绝修罗磨叽。

两人从六芒前殿打到神树下。

刚受过重伤的凯撒怎么可能是修罗的对手,于是战败被捆了起来。

      此处应有本     



这时,黑王子忽然出现,出手救下凯撒。

那东西叫大力丸,是多鲁特的研究成果,效用与神果差不多。

在雷帝神的助阵下,凯撒又一次打败修罗。

这一次,凯撒让黑暗力量侵蚀了修罗。

猖狂笑。

三英雄赶来,与达斯特力量打到了别的地方去。




此时,小奥拉的铃铛忽然闪耀。

奇灵王幻化出虚影,让修罗回归清醒。

然后小奥拉又喂了修罗一枚神果。


这次凯撒真的支持不住了。

凯撒身亡,但他体内的黑暗力量飞往了诺亚星系。



六芒神殿剧情end








ps:为什么我觉得凯撒战斗的时候好萌呢ww



【剧情】光暗传说—02 六芒圣殿 上


(六芒圣殿剧情围绕修罗和凯撒展开,没什么废话。建个小号再做一遍,也不浪费时间。)

小奥拉前往六芒圣殿,找修罗对话。

推让一回合

推让两回合

然后凯撒来了。

一团黑色能量抵达,显出凯撒。
修罗和凯撒战斗时,小奥拉被神秘铃铛(修罗和凯撒的师傅奇灵王的信物)带进了灵力空间。

那里有一块神秘水晶。

水晶为小奥拉讲述了一段故事:





奇灵王信任小奥拉,拜托小奥拉帮助修罗。

小奥拉随即从灵力空间出去,来到六芒前殿。

修罗已经生气得说都不会话了。

推让一回合

推让两回合

推让三回合

凯撒:呵呵

几回合下来,修罗不敌凯撒。(?)

紧要关头,烈焰鸟、神无月和战无炎赶到,支援修罗。


凯撒寡不敌众。



凯撒依旧不屑于搭理小奥拉。

修罗凯撒均负伤,凯撒暂时撤退。




【剧情】光暗传说—00 说明

最近听说奥拉星要出手游了,修凯剧情还挺虐的,就忍不住想复习一遍ww

顺手截图,修罗凯撒对话全部截图,无关的简写。

方便太太们查阅,以及给萌新们介绍一下,当年两位男神的光暗传说。

高傲的哥哥和叛逆(其实很温柔)的弟弟,真是太可爱了ww

附上奥拉编年馆的光暗传说介绍忽然泪目

【剧情】光暗传说—01 冰雪之星

六芒星系,冰雪之星

小奥拉来寻找纯净能源。

暴风雪恰巧袭来,小奥拉被豆豆和她的哥哥所救,并应邀进入了豆豆的家。

哥哥告诉小奥拉,妹妹得了严重的怪病。

(省略兄妹情深剧情)

妹妹被一个神秘黑影带走,小奥拉前去追赶。

小奥拉:你是谁?

黑色影子非常狂妄:

小奥拉:我们不会让你带走豆豆的!

黑色影子没有出手,留下迷幻之蝶迎敌。

(省略与迷幻之蝶的交流)


小奥拉进入虚幻之春,并找到了黑色影子,询问豆豆的病情






小奥拉:看来豆豆很快就能好起来了!



黑影:滚!

小奥拉就被打的滚出去了。

(兰丁正巧来追击达斯特,便帮助小奥拉寻找修复豆豆的药物“冰凌花”。)

寻到后,山神告诉众人:豆豆的体内蕴含着纯净能源。

此时,黑影出现:

小奥拉:你就是那个黑影?

凯撒闭上眼睛,生气了:



众人再度被扇飞。

此时,一位白羽毛的,和凯撒长得很像亚比出现,护住众人落地。

凯撒更生气了:
白色的那只却挺开心的:凯撒生气:修罗也扬起羽毛:凯撒与修罗过了几招,就放弃纯净能源遁走。




修罗帮助小奥拉维持下虚幻之春。


豆豆和哥哥又过上了温馨的生活。



冰雪之星——end

神奇宝贝球是路明非扔的。

忽如其来的脑洞:镇上的路明非开始了成年旅行,但由于迟到,没有分到神奇宝贝。在旅途上,他遇见他的第一只......

漫长的驯养期后,他们如胶似漆(删掉)一起结伴旅行,挑战各种龙王拟人,慢慢的,路明非发现路鸣泽好像没有那么简单......

最后路明非发现自己是一只皮卡丘(.....?)
反正是相亲相爱的一生!

(看了神奇宝贝剧场版,惊觉皮卡丘才是真女主XDDD)

【非泽】千年之后



黑白王设,一发完结,HE

新手冒泡,请多指教(*^▽^*)

大概是软妹的弟弟和温柔的哥哥, 好像快ooc成言情了(……)

1(路鸣泽视角

盛夏。

早上10:00应该已经有些热了。

白色的阳光洒进窗户,树枝带着一丛丛的树叶在风中摆动,声音与温度都被一堵墙隔开。特护病房里开着冷气,很安静。

室内空调设置在偏高的29℃,床柜上插着两枝带着露水的白玫瑰,白色的纱帘被挽成优美的弧度,用细绳系在窗户两边。

是哥哥……尼格霍德的手笔啊。

明明都受伤了,还不让我睡懒觉。真是严厉呢。

 

在我马上就要被奥丁弄死的时候,路明非终于觉醒了。看来还是得我亲自去死,才能刺激到他啊。

想来居然觉得很骄傲。

他大概原谅我了吧?我唤醒了他,还救了他看上的女孩呢。

 

当年,我原本计划抹掉她,结果反倒被钉到冰海里好久好久。

最初我以为他不过吓唬我,很快会放我出来。结果几百年过去了,他竟从未来看过我。

我有些动摇了,一遍遍地质疑自己的认知。是我做的太过了?还是我高估了他对我的感情?我摇摇欲坠,勉强靠着过往的回忆过活。

 

我记得以前皇城里总有盛开的玫瑰花,每次哥哥外出,都会折一枝带给我。我将她们冻结在最美的那一刻,全部收集起来。虽然他总轻轻摇着头,说皇城里的鲜花大批大批的开,你何必这样做呢。

我还记得我登基时,他亲手为我戴上纯白的王冠,拉着我面向我们的子民,向他们宣告新皇的诞生。万众欢呼中,我偷偷的侧脸瞄向他,正好被捉住,他回报以微笑。

天下知道尼格霍德的威严,而我知道尼德霍格的爱护。

……

我在漫长的岁月中,一遍一遍地咀嚼着与他的回忆,有苦有泪有酸有甜,而他始终没有来,那些记忆也愈发模糊。

也许他不再爱护我了。

也许他创造了别的弟弟。

鲜花总是源源不断的,我大概和她们一样,是可替代品吧。

新的弟弟会比我乖巧,能干,讨人喜欢,不像我,外表傲慢至极,内心脆弱至此。

没有人的位置会被另一个人取代,只是原来的那个人被遗忘了。

仅剩的听觉向我传达着外界千年不变的水声,铺天盖地的孤独向我涌来。我忽然很累很累,想就此睡过去,反正我与世界的联系已经没有了不是吗。

我渴望死亡,却屡屡被他设下的言灵禁止,只能苟延残喘着做一个孤魂野鬼。

我第一次真正了解他,那样暴虐而冷漠的他。

 

可是他最后还是来看我了。

他甚至在死前放了我自由,还一并归还了我的权与力,虽然不久后我也战死结茧。

当我破冰而出,感觉到心脏处的热源一点一点消失之后,才后知后觉发生了什么,瞬间泪如雨下。

你居然死了。

所以哥哥,为什么不吃掉我呢?

不过没关系……死并不可怕,只是一场长眠,我们仍会醒来。

等到那时,我会把自己喂给你的。

 

现在,我们居然得以重逢。

克制不住的思念满溢而出,我换上衣服,走出病房,越走越快,最后干脆小跑了起来。

我想见你。

 

 

2(路明非视角

卡塞尔学院。

白炽的阳光下,世界一览无余。

叶子像泼了油一般,白晃晃的,风吹来,枝条缓慢摇动,草叶前后摇摆颤动。

我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,翻着一本随手从图书馆拿的书,松针在树上投下清晰的阴影。

咚咚,咚咚。

我闭上眼,听着逐渐靠近的心跳声,不由得弯了弯嘴角————这么迫不及待的吗?

好久没有看到他了。

记得以前他还小的时候,天真又乖顺,惹得我总想揉揉捏捏,欺负一番,不是批评他政务处理的不得当,就是挑剔他泡的茶太苦了太甜了太浓了太淡了。后来,他做事越来越完美,但我还是挑剔,用更高的标准去培养他。

结果培养到起兵叛变了。

阴影将洒在书上的阳光遮挡住,我抬头看见他金色的眼瞳,目光交汇,告诉他——我回来了。

我看见他的眼瞳迅速涌起水雾,又立刻垂下眸。他弯下腰,双手搭着我的肩,略微抬起头,轻轻地亲吻我的脸颊。

温热,温暖,温柔。

叶子沙沙的声音像是温柔的海浪。

我从侧面打量他,他眼眸似困了一般低垂,掩去其中锋利的光;脸颊上还有细微透明的绒毛,在破碎的阳光中白皙的像是牛奶;发梢乖巧地卷在耳边,随动作有些许的移动。

还是个孩子啊。

是我的疏忽…让他失去保护,直面危险,甚至于差点死去。

但他做到了。

我的骄傲。

我把书放在一边,右手抚上他的后颈
侧头吻住他的唇角,尽我所能地温柔安抚着。

不要害怕,路鸣泽。哥哥回来了,所以,不要害怕。

温热的气流掀起树叶,投下阳光,在他的身体上肆意的流淌。

我将手指插入他柔软的发间,将他按向我。我舔过他的唇缝,他顺从地微微张开嘴,我长驱直入,扫荡着他的口腔,感觉到自己愈发凶狠。

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向我解释为什么叛变。

他安静极了,一声不吭,温顺地承受着兄长的掠夺,身体却在微微发抖。

我愣了一下,他不是向来骄傲的吗,怎么我刚稍凶一点,他就害怕成这样?

我对他的惩罚好像有点过了。

格陵兰海很冷,我又不许一切活物经过,小家伙一定害怕极了。

他从小就那么乖,那么懂事,他走上这条路,一定是因为我哪里做得不对。

只可惜我从来就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但他是注定要一直陪伴我的,这也是我创造他的初衷。

罢了,就算他将功抵罪吧。

我给他第二次信任。

我退出他的口腔,引导他在我腿上坐下来,从背后环住他,把下巴搁在他的脑袋上,喉咙微微震动:“我原谅你了,弟弟。”

怀里的人安静了片刻,缓慢地弯下腰,放在我小臂上的双手缓慢地收紧,有水滴落在我的手臂上。

遥远处草坪上的喷水器旋转着喷出透明的水雾,云在地面上留下巨大的阴影。英灵殿的上空,大片的白鸽飞过。微风吹拂,树叶摇摆,夏天的一切都格外明亮而美好。

我闭上眼,鼻尖是淡淡的草木香,心里有着满满的安心。

故事的最后,我终于不再是孤单一人。

 

 

End